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健康网 > 热点新闻 > 正文

从方舱到广场:艺术的危机与危机中的艺术

编辑:我要健康网 时间:2020-11-05

从方舱到广场:艺术的危机与危机中的艺术

方舱医院中的广场舞. 网络视频截图.

从方舱到广场:艺术的危机与危机中的艺术

是做一个忠诚的、还是一个变节的同谋,更让良心安宁?

从方舱到广场:艺术的危机与危机中的艺术

1.

2月12日,距离武汉因新冠肺炎封城的第21天,网络上流传一段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带领方舱医院轻症病人跳舞消遣的录像。领舞人厚重的防护装备和她们的轻盈姿态形成某种视觉张力。那些衣着休闲甚至居家的住院者共同跳一支舞,将这个临时搭出的公共卫生危机解决方案转化成了他们平时聚集的城市广场。后来我们又通过社交媒体知道,在方舱医院领舞的是新疆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成员,这个信息在每天的资讯洪流中成为又一轮传播:少数民族协力救援,支援队细致入微。女性的身体和少数民族“能歌善舞”的刻板印象哺喂着宣传机器和武汉以外人们对“真相”的饥渴。

造得太晚了的方舱医院先前因其刚建完的形态和条件被人诟病,如今这则视频的传出看似驱赶了忧云。然而在诡谲的信息迷宫中,面对无数则传播奇观背后那复杂、充满讽刺意味、被诸多话语层层掩盖但却不可说(包括在这里)的现实,我们中的很多人被强烈的无力感夺去了描述感受的语言,只能泛泛而懒惰地将很多现象概括为“魔幻”。运用话语、措辞和表达本是艺术家的工作,他们用声音、材料、图像、身体来制造传播、生产空间,然而一个视频所能包含象征及隐喻,所能转达现实甚至再造现实的能力,使我们成为了修辞的侏儒。当我们发现艺术想要超越的生活超越了艺术,同时又被自认为是艺术家职责的多愁善感所吞没时,写诗变得野蛮,艺术的危机显现了。

同一天,我的微信朋友圈出现很多关于“艺术无用”的帖子(至少标题如此)。一些模糊的声音认为,相对于经济和物质支持,相对于此刻对口危机的医药护理等专业领域,当代艺术无补于事,无法加入灾难救援,也无法给患者带来确切的安慰。这种比较宽泛的艺术危机论如果在平时站不住脚的话,在这个格外脆弱的时期也难免敲打着我们的良心。

2.

自摄影术发明以来的近两百年间,危机感一直是推动艺术史演进的力量。从印象派到抽象艺术,从达达到观念主义,无一不是穷途末路后的自我超越。直到今天,艺术仍然在努力试图超越自身。艺术家及e-flux编辑安东·维多克尔(Anton Vidokle)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在过去几十年,当代艺术与真实并具体的政治结构的感知力日益化为一体,后者在当代的艺术与文化中发现了展示自由、启蒙,以及具有全球意识的伦理价值的方法……艺术领域也乐于发挥这样的外交才能来出力,因为规则的扩展使艺术得以告别自身的本体论危机。”[1] 言下之意:艺术解决自身危机的方式,有时并非由内部驱动,而是一个被卷入外部风暴并抓住机会的动态过程。

维多克尔提到的当代艺术与政治结构的亲密关系可以概括近两年来欧洲和北美艺术行业内最被热议也最有争议的趋势。这股趋势由#MeToo运动打下重审行业内权力关系的伏笔,艺术“介入社会”的方式呈现出有关“参与”的变奏:由本世纪初“观众参与作品生产”的笼统的民主化实践,发展成为针对艺术行业作为更大的政治经济世界的参与者这一角色来行动。在南·戈丁(Nan Goldin)、P.A.I.N.以及各大艺术机构接连对普渡药业及萨克勒家族的艺术洗白事业发起抗议及抵制行动、惠特尼博物馆员工及后来的惠特尼双年展参展艺术家联合起来反对催泪弹生产商担任机构高层、透那奖入围艺术家提议共同得奖之前,艺术只能是政治的再现,难成为政治的媒介。如今,艺术家将我们过往在作品中所描绘的伦理图景,带到作品之外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并且与机构工作者及艺术行政人员——构成行业金字塔的99%——团结了起来,争取一点点的“知行合一”;如此,艺术似乎可以从冷眼的批判者的身份,变为投入肉身的行动者。

——

[1] Anton Vidokle, “Art and Sovereignty”, e-flux, Journal #106: https://www.e-flux.com/journal/106/314846/art-and-sovereignty/.

从方舱到广场:艺术的危机与危机中的艺术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7 健康网_我要健康网_我爱健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